百象文艺网
百象文艺网

鱼塘边的日子(决胜2020)

时间:2020-06-17 13:38:44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作者:方欣来

5月的一个下午,李望新把三百多只鸭从棚里放出来。这些鸭是他去年冬天新养的,精心伺候了大半年,每只都长到了一斤多。这些散养的鸭,不仅长得快,肉质也好,价钱卖得比圈养的高。现在,他要让这些鸭换一个地方,把它们赶到自己承包的鱼塘里去。鱼塘里小鱼小虾多,是鸭子们最好的食物。

三百多只鸭排着队,从家门口的沥青路出发,穿过马路、菜地、绿油油的稻田。路上,不时有邻居和李望新打招呼,“望新,你这鸭养得好啊,到时可以卖不少钱呢。”李望新一边平静地答应着“没多少钱呢”,一边心里却乐开了花。这时节是鸭子长势最好的时候,到了年底卖出去,再加上村里的养殖扶贫补贴,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

鱼塘离家一里多地,没多久就走到了。这一片鱼塘有十六亩,是李望新前两年租赁农田后新挖的,塘水清澈,一眼望过去波光粼粼。鱼塘周围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塘基上种的玉米已经结满了棒子,玉米旁边还搭好了棚子,供这些鸭子晚上栖息。

几百只鸭争先恐后地跳下鱼塘,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扑通”“扑通”声,还有鱼塘里溅起的高高的水花。李望新望着欢快游动的鸭子,脸上浮起了笑容。

接着,他关好那扇草绿色的铁丝门,拿起镰刀准备去割鱼草。这是他每天下午都要做的事儿。除了这一片鱼塘,家里还有一处六七亩的鱼塘,他得保证所有的鱼儿都有新鲜的草吃。

刚到达一处草甸,妻子就打来电话,告诉他透析做完了,傍晚可以赶回家。“医院要你交钱了吗?”李望新问。电话那边,妻子笑了起来,“又问这个,说了不用交钱,签个字就可以了。”李望新听了,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每次他总要问上这一句,其实他也知道,这句问话是多余的。

放下电话,李望新吁了一口气,然后弯下腰开始割草。他手里忙活着,思绪却飘到了四年前。他清楚地记得,那是清明节后的一天,妻子说自己全身关节疼痛,一点力气也没有。他带着妻子去医院做检查,最后在湘雅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刻,他感到天都塌下来了。原本他和妻子在外打工,家境说不上多好,但日子过得平静安宁,还有些积蓄。然而现在这一切都被妻子突如其来的病情打破了。从此,他陪着妻子定期去医院做透析,又四处找中医。每个月近六千块钱的医疗费,再加上日常开销、两个孩子的学费,种种负担如大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这样好不容易扛到年底,不仅花光了积蓄,还背上了一笔沉重的债务。

钱从哪里来?李望新一片茫然。他变得沉默寡言,走路总是低着头,生怕见到熟人那满是同情的目光。倒是妻子一再安慰他,“不用太担心,实在没钱,咱就不治了。”听到妻子这么说,他心里反而更加难受。妻子嫁给他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想到这里,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妻子的病。

阳光越过草地,向着对面的山峦移动。地上的草越堆越多,李望新抹了抹头上的汗水。他的思绪继续飘着。那是2018年的3月时节。屋外的杨梅树长出了新叶,对面人家那树桃花正开得艳丽。一天傍晚,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敲开了他的家门。一进门,不等李望新开口,中年人便介绍自己叫李卫平,是来自岳阳市公路建设和养护中心的驻村第一书记,想和他聊聊。李卫平告诉他,不要有思想包袱,要鼓起信心寻找出路,并提议他利用地域优势发展养殖业。李卫平还帮他算了一笔账,养一亩塘的鱼,利润在五千元左右,如果承包十亩鱼塘,再套养些鸭,在山上养些鸡,一年下来的收入不会差。最后,李卫平说:“我了解过了,你是个实在人,放手去干吧,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帮助你解决。”

那天,送走李卫平,已是深夜。李望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如霜的月色,却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他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李卫平说的话。那番话其实是有道理的。李望新世代居住的这个莲花湖村,是湖南省岳阳县张谷英镇的一个古老村庄,有两千多口人。村子四面青山合抱,美丽的饶村河穿村而过,田多水足,特别适合发展养殖业。可是,对于李望新而言,发展养殖业,本钱从哪里来呢?再说,养殖业不是今天干明天就有收入,妻子治病的钱又从哪里来?思来想去,他觉得光靠地域优势,这条路恐怕还是走不通。

由于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李望新有些恍惚,脑子里一团乱麻。傍晚,他接到一个电话,是李卫平打来的,要他去一趟村部。村部离他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进了门,李卫平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茶,然后从包里拿出五万元钱,“这是我们帮你贷的五万元无息贷款,你拿去做养殖的本钱,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好。”李望新一下子愣住了。回过神来后,他将手伸了过去,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这细微的表情没有逃过李卫平的目光。李卫平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们都替你想好了。”说完拿出一张表,“你把这张表填好,以后你妻子去医院,先治病,后交钱。并且,你只需承担百分之五的费用,其余的我们帮你解决。”起初,李望新以为自己听错了,当他看到李卫平诚恳的目光时,才确定这是千真万确。他很快填好表格,拿上钱,向李卫平道了谢。走出屋门,背过身的一刹那,李望新的眼泪夺眶而出。

后顾之忧解除了,自己再不好好干,怎么说得过去?李望新想到新的生活,浑身充满了劲儿。他先把自己的一个山窝围起来,买了一百多只鸡放在里面散养,又租了村民的一片农田挖成鱼塘。挖塘的那两个月,他起早摸黑地在地里忙碌,双手磨出了一个个血泡。5月,鱼苗下水后,又买了两百只鸭放进鱼塘。从这以后,他越来越忙了。上午,去山上喂鸡,喂完鸡后,去菜地里料理蔬菜;下午,去割草喂鱼。如果有一点空的话,就出去做篾匠。李望新整天忙得团团转。不过,看到鸡鸭一天天长大,鱼儿在池塘里跳跃,他的心情就格外舒畅,一天下来的疲劳全都一扫而光。

草割得差不多了,李望新坐下来歇息。望着远处水明如镜的鱼塘,他又想起那年6月的那个下午。他照例去鱼塘查看,却意外发现一群群鱼都浮起了头。这可把他吓坏了,一时又弄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只好打电话给李卫平。李卫平接了电话,匆匆赶到鱼塘边。只见鱼群把头都浮出水面,张大了嘴巴在呼吸,李望新一脸焦灼,在塘基上走来走去。李卫平一边安慰李望新,一边马上打电话向农业局的专家求助。看得出来,李卫平的心里也很着急,他知道,万一鱼死了,损失会很大,尤其是对李望新的信心打击太大。放下电话,李卫平说:“这样,你在这儿守着别走,我去把专家请来。”两个多小时后,李卫平领着市农业局的专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塘基上。经过查看,原来是新挖的鱼塘积聚了不少氨氮物,因为天气变化,所以出现了池水分层现象,导致鱼塘缺氧。专家说,马上注入活水,让池水保持流动,就没事了。专家的话果然奏效,问题很快解决了。看着满头大汗的李卫平,李望新的心里满是感激,同时又感到些许歉疚。

年底,李望新把鸡和鸭卖了,还卖了一部分鱼,钱包鼓了起来,心情是天天晴朗。村里的变化也不小,水泥路全改成了沥青路,还装了路灯,日子越来越有奔头了。腊月廿四那天上午,他从村里领到五千元养殖扶贫补贴,转身买了些菜,还特意买了瓶酒,杀了鸡鸭,准备请李卫平和另外三名扶贫干部吃顿饭,表达自己的谢意。他打电话给李卫平,不想李卫平一口给谢绝了,“望新,饭咱就不吃了。你好好搞你的养殖,你把养殖搞好了,我比吃什么都高兴。”

2019年,李望新的干劲更足了。他扩大了鱼塘的规模,养了更多的鸡鸭,再加上做手艺的钱,年收入超过十五万元。照这样下去,妻子治病的钱很快就不成问题。到了年底,岳阳县发布2019年度贫困人口脱贫公告,李望新的名字赫然在列。

夕阳顺着饶村河走,退到了大峰山山头。李望新背着新割的鱼草来到鱼塘边,吃饱了的鸭子正扑棱着翅膀,呱呱叫着朝塘基上走。他把草投进鱼塘,鱼群欢快地游来,尾巴摆动,溅起一朵又一朵晶莹的水花……


责任编辑王珍力
标签散文    
0

鱼塘边的日子(决胜2020)

时间:2020-06-17 13:38: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方欣来

5月的一个下午,李望新把三百多只鸭从棚里放出来。这些鸭是他去年冬天新养的,精心伺候了大半年,每只都长到了一斤多。这些散养的鸭,不仅长得快,肉质也好,价钱卖得比圈养的高。现在,他要让这些鸭换一个地方,把它们赶到自己承包的鱼塘里去。鱼塘里小鱼小虾多,是鸭子们最好的食物。

三百多只鸭排着队,从家门口的沥青路出发,穿过马路、菜地、绿油油的稻田。路上,不时有邻居和李望新打招呼,“望新,你这鸭养得好啊,到时可以卖不少钱呢。”李望新一边平静地答应着“没多少钱呢”,一边心里却乐开了花。这时节是鸭子长势最好的时候,到了年底卖出去,再加上村里的养殖扶贫补贴,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

鱼塘离家一里多地,没多久就走到了。这一片鱼塘有十六亩,是李望新前两年租赁农田后新挖的,塘水清澈,一眼望过去波光粼粼。鱼塘周围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塘基上种的玉米已经结满了棒子,玉米旁边还搭好了棚子,供这些鸭子晚上栖息。

几百只鸭争先恐后地跳下鱼塘,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扑通”“扑通”声,还有鱼塘里溅起的高高的水花。李望新望着欢快游动的鸭子,脸上浮起了笑容。

接着,他关好那扇草绿色的铁丝门,拿起镰刀准备去割鱼草。这是他每天下午都要做的事儿。除了这一片鱼塘,家里还有一处六七亩的鱼塘,他得保证所有的鱼儿都有新鲜的草吃。

刚到达一处草甸,妻子就打来电话,告诉他透析做完了,傍晚可以赶回家。“医院要你交钱了吗?”李望新问。电话那边,妻子笑了起来,“又问这个,说了不用交钱,签个字就可以了。”李望新听了,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每次他总要问上这一句,其实他也知道,这句问话是多余的。

放下电话,李望新吁了一口气,然后弯下腰开始割草。他手里忙活着,思绪却飘到了四年前。他清楚地记得,那是清明节后的一天,妻子说自己全身关节疼痛,一点力气也没有。他带着妻子去医院做检查,最后在湘雅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刻,他感到天都塌下来了。原本他和妻子在外打工,家境说不上多好,但日子过得平静安宁,还有些积蓄。然而现在这一切都被妻子突如其来的病情打破了。从此,他陪着妻子定期去医院做透析,又四处找中医。每个月近六千块钱的医疗费,再加上日常开销、两个孩子的学费,种种负担如大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这样好不容易扛到年底,不仅花光了积蓄,还背上了一笔沉重的债务。

钱从哪里来?李望新一片茫然。他变得沉默寡言,走路总是低着头,生怕见到熟人那满是同情的目光。倒是妻子一再安慰他,“不用太担心,实在没钱,咱就不治了。”听到妻子这么说,他心里反而更加难受。妻子嫁给他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想到这里,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妻子的病。

阳光越过草地,向着对面的山峦移动。地上的草越堆越多,李望新抹了抹头上的汗水。他的思绪继续飘着。那是2018年的3月时节。屋外的杨梅树长出了新叶,对面人家那树桃花正开得艳丽。一天傍晚,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敲开了他的家门。一进门,不等李望新开口,中年人便介绍自己叫李卫平,是来自岳阳市公路建设和养护中心的驻村第一书记,想和他聊聊。李卫平告诉他,不要有思想包袱,要鼓起信心寻找出路,并提议他利用地域优势发展养殖业。李卫平还帮他算了一笔账,养一亩塘的鱼,利润在五千元左右,如果承包十亩鱼塘,再套养些鸭,在山上养些鸡,一年下来的收入不会差。最后,李卫平说:“我了解过了,你是个实在人,放手去干吧,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帮助你解决。”

那天,送走李卫平,已是深夜。李望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如霜的月色,却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他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李卫平说的话。那番话其实是有道理的。李望新世代居住的这个莲花湖村,是湖南省岳阳县张谷英镇的一个古老村庄,有两千多口人。村子四面青山合抱,美丽的饶村河穿村而过,田多水足,特别适合发展养殖业。可是,对于李望新而言,发展养殖业,本钱从哪里来呢?再说,养殖业不是今天干明天就有收入,妻子治病的钱又从哪里来?思来想去,他觉得光靠地域优势,这条路恐怕还是走不通。

由于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李望新有些恍惚,脑子里一团乱麻。傍晚,他接到一个电话,是李卫平打来的,要他去一趟村部。村部离他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进了门,李卫平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茶,然后从包里拿出五万元钱,“这是我们帮你贷的五万元无息贷款,你拿去做养殖的本钱,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好。”李望新一下子愣住了。回过神来后,他将手伸了过去,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这细微的表情没有逃过李卫平的目光。李卫平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们都替你想好了。”说完拿出一张表,“你把这张表填好,以后你妻子去医院,先治病,后交钱。并且,你只需承担百分之五的费用,其余的我们帮你解决。”起初,李望新以为自己听错了,当他看到李卫平诚恳的目光时,才确定这是千真万确。他很快填好表格,拿上钱,向李卫平道了谢。走出屋门,背过身的一刹那,李望新的眼泪夺眶而出。

后顾之忧解除了,自己再不好好干,怎么说得过去?李望新想到新的生活,浑身充满了劲儿。他先把自己的一个山窝围起来,买了一百多只鸡放在里面散养,又租了村民的一片农田挖成鱼塘。挖塘的那两个月,他起早摸黑地在地里忙碌,双手磨出了一个个血泡。5月,鱼苗下水后,又买了两百只鸭放进鱼塘。从这以后,他越来越忙了。上午,去山上喂鸡,喂完鸡后,去菜地里料理蔬菜;下午,去割草喂鱼。如果有一点空的话,就出去做篾匠。李望新整天忙得团团转。不过,看到鸡鸭一天天长大,鱼儿在池塘里跳跃,他的心情就格外舒畅,一天下来的疲劳全都一扫而光。

草割得差不多了,李望新坐下来歇息。望着远处水明如镜的鱼塘,他又想起那年6月的那个下午。他照例去鱼塘查看,却意外发现一群群鱼都浮起了头。这可把他吓坏了,一时又弄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只好打电话给李卫平。李卫平接了电话,匆匆赶到鱼塘边。只见鱼群把头都浮出水面,张大了嘴巴在呼吸,李望新一脸焦灼,在塘基上走来走去。李卫平一边安慰李望新,一边马上打电话向农业局的专家求助。看得出来,李卫平的心里也很着急,他知道,万一鱼死了,损失会很大,尤其是对李望新的信心打击太大。放下电话,李卫平说:“这样,你在这儿守着别走,我去把专家请来。”两个多小时后,李卫平领着市农业局的专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塘基上。经过查看,原来是新挖的鱼塘积聚了不少氨氮物,因为天气变化,所以出现了池水分层现象,导致鱼塘缺氧。专家说,马上注入活水,让池水保持流动,就没事了。专家的话果然奏效,问题很快解决了。看着满头大汗的李卫平,李望新的心里满是感激,同时又感到些许歉疚。

年底,李望新把鸡和鸭卖了,还卖了一部分鱼,钱包鼓了起来,心情是天天晴朗。村里的变化也不小,水泥路全改成了沥青路,还装了路灯,日子越来越有奔头了。腊月廿四那天上午,他从村里领到五千元养殖扶贫补贴,转身买了些菜,还特意买了瓶酒,杀了鸡鸭,准备请李卫平和另外三名扶贫干部吃顿饭,表达自己的谢意。他打电话给李卫平,不想李卫平一口给谢绝了,“望新,饭咱就不吃了。你好好搞你的养殖,你把养殖搞好了,我比吃什么都高兴。”

2019年,李望新的干劲更足了。他扩大了鱼塘的规模,养了更多的鸡鸭,再加上做手艺的钱,年收入超过十五万元。照这样下去,妻子治病的钱很快就不成问题。到了年底,岳阳县发布2019年度贫困人口脱贫公告,李望新的名字赫然在列。

夕阳顺着饶村河走,退到了大峰山山头。李望新背着新割的鱼草来到鱼塘边,吃饱了的鸭子正扑棱着翅膀,呱呱叫着朝塘基上走。他把草投进鱼塘,鱼群欢快地游来,尾巴摆动,溅起一朵又一朵晶莹的水花……


责任编辑:王珍力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百象之家|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会员之家|
主办:北京百象文化艺术院 版权所有:北京百象文化艺术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百象文艺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京ICP备19058682号
版权所有:《百象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