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象文艺网
百象文艺网

舞剧《努力餐》入围荷花奖终评作品——包纳天府生活百态,酣畅呈献成都味道

时间:2020-08-26 09:26:28来源:大众网作者:刘诗琪

烫火锅、担担面,若将这些令人垂涎欲滴的川味搬上舞台,该是怎样一出活色生香的好戏?不仅如此,这部戏里,还有变脸、说唱、采耳、晒太阳……包纳了成都老少能想到的“巴适”情怀。

近日,第十二届中国舞蹈“荷花杯”终评作品公布,其中,这部来由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创演的舞剧《努力餐》吸引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努力餐》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民族危亡之际,在成都,沉稳老练的中共地下党人车老板信仰坚定,道义担肩,他以努力餐楼作为党的秘密联络站,创办《大声》周刊,宣传抗日救亡,传递革命请报;同时,努力解决劳苦大众吃饭问题。随着中共地下党情报员亮嗓子带来的重要请报,努力餐楼迎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暗战……

在惊心动魄的情节之外,《努力餐》最惊艳的便是剧里浓郁的巴蜀文化色彩。舞剧以“努力餐楼”为原型,扎根成都文脉,糅入现代舞美和视觉表达,重塑了20世纪30年代成都市井生活面貌。从情节、舞美、音乐、角色个性到戏的精神内核,无不透露着浓浓的地域文化气息,铺展成一副完整的成都生活美学画卷。

舞剧《努力餐》将于2020年9月4日至6日于成都城市音乐厅进行3场试演。

包揽成都生活万象

淋漓展现四川文化美学

“努力餐”的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成都餐楼内。在情节上,还原了餐楼内外种种生活场景,并用舞蹈美学的形式呈现,为平凡的生活场景,赋予了高级而又诙谐的艺术气息。

首先,既然是发生在餐楼的故事,自然少不了“吃”。而正所谓“食在四川,味在成都”,成都的吃文化又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和精髓之一,食文化背后渗透着层叠的信息,川人食辣是人与自然之间争斗且和谐的表达,体现出务实、乐观、坚韧的特性,和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性,甚至有些匪气和喜感。舞剧中“吃戏”包括了川菜、火锅、担担面。每一次吃,都承载着重要的情节推进和情感表达——四人在一桌川菜后的相互猜忌、三人在火锅前激烈的内心对抗、两人在一碗担担面两端的生死诀别……

其次,在忠于历史的基础上,《努力餐》亦在餐楼中悄然融入了20世纪成都的茶馆文化。茶馆,是成都生活方式的重要载体,也是老成都们消磨时光的绝佳场所。据史料记载,中国最早的茶馆便起源于四川。而1935年,正值天府茶饮文化的鼎盛时期。据成都《新新新闻》报载,成都共有599家茶馆,每天茶客达12万人之多,形成一支不折不扣的“十万大军”,而当时全市人口还不到60万。餐楼和茶馆也成为成都的社会缩影——无论是下里巴人还是达官贵人,皆云集于此,共享一方闲适。食客们在这里广结同好,甚至可以享受采耳、按摩、擦鞋等各项服务。

《努力餐》第一幕的开场舞段,便以努力餐楼开张为主要情节,串起了这番乐趣无穷的餐楼景象。店伙计、进步学生、达官商人汇聚一堂,车老板与几位社会名流边攀谈、边采耳按摩。车老板妻子黄三妹提着一米长壶嘴的功夫茶壶出场,高抛、转身、接壶、下腰、倒水……在身前身后优雅地“耍”了起来。以舞蹈的姿态,将成都功夫茶的艺与术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在这些饮食场所,一张竹靠椅、一方矮桌,便成了最显眼的文化标志。成都的靠椅十分有特色,多以坚韧、清凉的竹子制成,椅背微倾,食客们或躺或坐,放浪形骸,巴适得很。而这一要素被《努力餐》的舞美设计加以利用,将之作为舞美设计上最重要的符号之一。一桌二椅,既可以是桌椅,也不是桌椅,它在观众的想象中和创作者的处理中,千变万化。竹椅和木桌上升到了一个四川符号的高度,竹子制成,清凉巴适,造型独特,也体现出四川人的那种坚韧清脆的性格特征。在努力餐的舞台上,观众可以看到两个2米高的竹椅吊在空中,巨大而抽象的竹桌木椅以隐喻形式规定了“餐楼”空间。

《努力餐》的成都美学不仅体现在视觉方面,也在听觉上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舞剧在音乐方面下足了功夫,博取四川音乐众长,创意地融合了巴蜀传统民歌与现代音乐曲风,让人听见便不禁感叹:这就是成都。

一方面,全剧特别注重将四川地方民歌小调的使用。例如,在舞剧中,《太阳出来喜洋洋》、《采花》等四川民歌贯穿始终,并随着情节推进进行了重新编曲,时而欢快活泼、时而抒情温婉、时而悲壮深沉。另一方面,《努力餐》也十分注重将川剧中的器乐沿用至舞剧中。在不少舞段中,都能感受到川剧锣鼓配乐虚实相生、遗形写意的美学特色。

在《努力餐》结尾,舞剧还破天荒地加入了“川话版”的说唱:“要是可以重新活一盘/老子还要再搞努力餐/让老百姓全都吃饱饭/天下太平没得战乱/努力努力/血战到底……”在充满“燃点”的音乐里,演员们跳起铿锵热血的舞蹈,凝练了舞剧的精神内核,将先烈们的革命气质与现代人的精神力量相打通,与观众产生更强烈的情感共鸣。

深度挖掘成都气质

角色彰显四川人文个性

任何文化,最终的承载者,都是生长在这片地域上的人们。作为一部成都的革命故事,这里的革命者在个性和气质上又会结出怎样特别的果实?最终,导演既将传统文化融入了部分角色,又在革命者身上注入了大量四川人文个性。作家林文询曾这样概括成都人的气质:“喜为人先,乐容天下,进退自如,浮沉自安。”这十六字也可在舞剧角色中窥见一二。

《努力餐》中,地下革命党人“亮嗓子”的掩护身份,便是餐楼里的一位变脸演员,最大程度地展现了川剧元素。据了解,扮演“亮嗓子”的演员高德瑞为了出演舞剧,特意向川剧变脸大师王道正拜师学习。加上此前在舞剧《醒狮》中学习的南拳和醒狮技艺,在剧组,他甚至被笑称为“行走的活非遗”。


《努力餐》中亮嗓子表演变脸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亮嗓子在牺牲前只身与敌人决战的段落,也融入了四川戏曲元素,是对川剧《单刀会》的致敬。《单刀会》讲述的,是鲁肃于临江宴请关羽,暗中埋伏甲兵。关羽明知是计,仍单刀赴会、临危不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无畏,与亮嗓子牺牲时仰天大笑、盎然赴死的洒脱,都是四川人个性的高光时刻。


《努力餐》的主角“车老板”,则以数位四川革命者为原型塑造而成。在剧中,他既展现了作为革命者的热血与坚定,也有作为成都男儿柔情、幽默的一面。剧中反复出现的麻将状的密码墙,实则映射了革命烈士车耀先发明的注音符号麻将。1934年,为在人民大众中普及注音符号、教更多人识字,车老板不仅亲自在餐楼授课,还将注音符号刻在麻将牌上,以激发餐楼伙计们的学习热情。后来,注音棋、纸牌和注音手语便逐渐流行开来。成都革命者对生活的洞察和幽默智慧,由此可见一斑。

四川人的不拘的乐观、坦率的倔强,也在车老板和黄三妹这对革命夫妻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当车老板在同胞牺牲后决心赴死时,与妻子黄三妹最后跳了一支双人舞,车老板调侃黄三妹敬礼的姿势不对,两人大笑,笑中带泪——即便面对生死分别,也绝不轻易流露悲伤。作为一届商人,车老板在社会上人脉甚广,甚至与敌对方的高层均是旧日同窗。但在舞剧末尾,面对老同学在餐桌上的劝降,车老板仍坚定地端起自己的碗,吃完最后一口饭,选择昂首血战——这便是成都人深入骨髓的倔强。

巴蜀血脉贯通古今

致敬天府每个“平凡

很多舞剧都爱说革命者的故事,或许是因为舞蹈和革命有着本质上强烈的共通:生而热烈,渴望自由,撕裂身体和心灵来呈现美。可以说,《努力餐》展现的是舞剧也是生活。初时如每个巴适安逸的早晨,随着剧情推进,慢慢将火辣的激情熬出。

四川历来不乏潇洒而热烈之人。汉有卓文君、唐有李白、宋有苏轼。巴蜀古都也养育出了史上忠义著称的桃园三兄弟。从上世纪至今,可查的历史都表明着这种独特的生活状态早已写入骨髓,

在许多成都人眼里,未在美中度过的生活皆是错付。但在这片土地上,革命者们曾放下所有的安逸、奔赴革命,这种反差更让人动容。离别、牺牲,舞剧最后的一段说唱,似怒吼、似挣扎,喊得声嘶力竭,舞得整动天地。最终换得了永世安静。正如剧中的革命者所说,“愿以我血献后土,换得神州永太平。”

若看懂《努力餐》,就会明白他不只是一个孤立的成都革命故事,它是巴蜀精神几千年来的文化缩影。活着努力加餐饭,家国需要时逆流热烈前行,方才是天府千年传承的生活美学。(刘诗琪)


责任编辑王珍力
标签舞蹈    
0

舞剧《努力餐》入围荷花奖终评作品——包纳天府生活百态,酣畅呈献成都味道

时间:2020-08-26 09:26:28

来源:大众网

作者:刘诗琪

烫火锅、担担面,若将这些令人垂涎欲滴的川味搬上舞台,该是怎样一出活色生香的好戏?不仅如此,这部戏里,还有变脸、说唱、采耳、晒太阳……包纳了成都老少能想到的“巴适”情怀。

近日,第十二届中国舞蹈“荷花杯”终评作品公布,其中,这部来由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创演的舞剧《努力餐》吸引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努力餐》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民族危亡之际,在成都,沉稳老练的中共地下党人车老板信仰坚定,道义担肩,他以努力餐楼作为党的秘密联络站,创办《大声》周刊,宣传抗日救亡,传递革命请报;同时,努力解决劳苦大众吃饭问题。随着中共地下党情报员亮嗓子带来的重要请报,努力餐楼迎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暗战……

在惊心动魄的情节之外,《努力餐》最惊艳的便是剧里浓郁的巴蜀文化色彩。舞剧以“努力餐楼”为原型,扎根成都文脉,糅入现代舞美和视觉表达,重塑了20世纪30年代成都市井生活面貌。从情节、舞美、音乐、角色个性到戏的精神内核,无不透露着浓浓的地域文化气息,铺展成一副完整的成都生活美学画卷。

舞剧《努力餐》将于2020年9月4日至6日于成都城市音乐厅进行3场试演。

包揽成都生活万象

淋漓展现四川文化美学

“努力餐”的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成都餐楼内。在情节上,还原了餐楼内外种种生活场景,并用舞蹈美学的形式呈现,为平凡的生活场景,赋予了高级而又诙谐的艺术气息。

首先,既然是发生在餐楼的故事,自然少不了“吃”。而正所谓“食在四川,味在成都”,成都的吃文化又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和精髓之一,食文化背后渗透着层叠的信息,川人食辣是人与自然之间争斗且和谐的表达,体现出务实、乐观、坚韧的特性,和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性,甚至有些匪气和喜感。舞剧中“吃戏”包括了川菜、火锅、担担面。每一次吃,都承载着重要的情节推进和情感表达——四人在一桌川菜后的相互猜忌、三人在火锅前激烈的内心对抗、两人在一碗担担面两端的生死诀别……

其次,在忠于历史的基础上,《努力餐》亦在餐楼中悄然融入了20世纪成都的茶馆文化。茶馆,是成都生活方式的重要载体,也是老成都们消磨时光的绝佳场所。据史料记载,中国最早的茶馆便起源于四川。而1935年,正值天府茶饮文化的鼎盛时期。据成都《新新新闻》报载,成都共有599家茶馆,每天茶客达12万人之多,形成一支不折不扣的“十万大军”,而当时全市人口还不到60万。餐楼和茶馆也成为成都的社会缩影——无论是下里巴人还是达官贵人,皆云集于此,共享一方闲适。食客们在这里广结同好,甚至可以享受采耳、按摩、擦鞋等各项服务。

《努力餐》第一幕的开场舞段,便以努力餐楼开张为主要情节,串起了这番乐趣无穷的餐楼景象。店伙计、进步学生、达官商人汇聚一堂,车老板与几位社会名流边攀谈、边采耳按摩。车老板妻子黄三妹提着一米长壶嘴的功夫茶壶出场,高抛、转身、接壶、下腰、倒水……在身前身后优雅地“耍”了起来。以舞蹈的姿态,将成都功夫茶的艺与术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在这些饮食场所,一张竹靠椅、一方矮桌,便成了最显眼的文化标志。成都的靠椅十分有特色,多以坚韧、清凉的竹子制成,椅背微倾,食客们或躺或坐,放浪形骸,巴适得很。而这一要素被《努力餐》的舞美设计加以利用,将之作为舞美设计上最重要的符号之一。一桌二椅,既可以是桌椅,也不是桌椅,它在观众的想象中和创作者的处理中,千变万化。竹椅和木桌上升到了一个四川符号的高度,竹子制成,清凉巴适,造型独特,也体现出四川人的那种坚韧清脆的性格特征。在努力餐的舞台上,观众可以看到两个2米高的竹椅吊在空中,巨大而抽象的竹桌木椅以隐喻形式规定了“餐楼”空间。

《努力餐》的成都美学不仅体现在视觉方面,也在听觉上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舞剧在音乐方面下足了功夫,博取四川音乐众长,创意地融合了巴蜀传统民歌与现代音乐曲风,让人听见便不禁感叹:这就是成都。

一方面,全剧特别注重将四川地方民歌小调的使用。例如,在舞剧中,《太阳出来喜洋洋》、《采花》等四川民歌贯穿始终,并随着情节推进进行了重新编曲,时而欢快活泼、时而抒情温婉、时而悲壮深沉。另一方面,《努力餐》也十分注重将川剧中的器乐沿用至舞剧中。在不少舞段中,都能感受到川剧锣鼓配乐虚实相生、遗形写意的美学特色。

在《努力餐》结尾,舞剧还破天荒地加入了“川话版”的说唱:“要是可以重新活一盘/老子还要再搞努力餐/让老百姓全都吃饱饭/天下太平没得战乱/努力努力/血战到底……”在充满“燃点”的音乐里,演员们跳起铿锵热血的舞蹈,凝练了舞剧的精神内核,将先烈们的革命气质与现代人的精神力量相打通,与观众产生更强烈的情感共鸣。

深度挖掘成都气质

角色彰显四川人文个性

任何文化,最终的承载者,都是生长在这片地域上的人们。作为一部成都的革命故事,这里的革命者在个性和气质上又会结出怎样特别的果实?最终,导演既将传统文化融入了部分角色,又在革命者身上注入了大量四川人文个性。作家林文询曾这样概括成都人的气质:“喜为人先,乐容天下,进退自如,浮沉自安。”这十六字也可在舞剧角色中窥见一二。

《努力餐》中,地下革命党人“亮嗓子”的掩护身份,便是餐楼里的一位变脸演员,最大程度地展现了川剧元素。据了解,扮演“亮嗓子”的演员高德瑞为了出演舞剧,特意向川剧变脸大师王道正拜师学习。加上此前在舞剧《醒狮》中学习的南拳和醒狮技艺,在剧组,他甚至被笑称为“行走的活非遗”。


《努力餐》中亮嗓子表演变脸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亮嗓子在牺牲前只身与敌人决战的段落,也融入了四川戏曲元素,是对川剧《单刀会》的致敬。《单刀会》讲述的,是鲁肃于临江宴请关羽,暗中埋伏甲兵。关羽明知是计,仍单刀赴会、临危不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无畏,与亮嗓子牺牲时仰天大笑、盎然赴死的洒脱,都是四川人个性的高光时刻。


《努力餐》的主角“车老板”,则以数位四川革命者为原型塑造而成。在剧中,他既展现了作为革命者的热血与坚定,也有作为成都男儿柔情、幽默的一面。剧中反复出现的麻将状的密码墙,实则映射了革命烈士车耀先发明的注音符号麻将。1934年,为在人民大众中普及注音符号、教更多人识字,车老板不仅亲自在餐楼授课,还将注音符号刻在麻将牌上,以激发餐楼伙计们的学习热情。后来,注音棋、纸牌和注音手语便逐渐流行开来。成都革命者对生活的洞察和幽默智慧,由此可见一斑。

四川人的不拘的乐观、坦率的倔强,也在车老板和黄三妹这对革命夫妻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当车老板在同胞牺牲后决心赴死时,与妻子黄三妹最后跳了一支双人舞,车老板调侃黄三妹敬礼的姿势不对,两人大笑,笑中带泪——即便面对生死分别,也绝不轻易流露悲伤。作为一届商人,车老板在社会上人脉甚广,甚至与敌对方的高层均是旧日同窗。但在舞剧末尾,面对老同学在餐桌上的劝降,车老板仍坚定地端起自己的碗,吃完最后一口饭,选择昂首血战——这便是成都人深入骨髓的倔强。

巴蜀血脉贯通古今

致敬天府每个“平凡

很多舞剧都爱说革命者的故事,或许是因为舞蹈和革命有着本质上强烈的共通:生而热烈,渴望自由,撕裂身体和心灵来呈现美。可以说,《努力餐》展现的是舞剧也是生活。初时如每个巴适安逸的早晨,随着剧情推进,慢慢将火辣的激情熬出。

四川历来不乏潇洒而热烈之人。汉有卓文君、唐有李白、宋有苏轼。巴蜀古都也养育出了史上忠义著称的桃园三兄弟。从上世纪至今,可查的历史都表明着这种独特的生活状态早已写入骨髓,

在许多成都人眼里,未在美中度过的生活皆是错付。但在这片土地上,革命者们曾放下所有的安逸、奔赴革命,这种反差更让人动容。离别、牺牲,舞剧最后的一段说唱,似怒吼、似挣扎,喊得声嘶力竭,舞得整动天地。最终换得了永世安静。正如剧中的革命者所说,“愿以我血献后土,换得神州永太平。”

若看懂《努力餐》,就会明白他不只是一个孤立的成都革命故事,它是巴蜀精神几千年来的文化缩影。活着努力加餐饭,家国需要时逆流热烈前行,方才是天府千年传承的生活美学。(刘诗琪)


责任编辑:王珍力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百象之家|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会员之家|
主办:北京百象文化艺术院 版权所有:北京百象文化艺术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百象文艺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京ICP备19058682号
版权所有:《百象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