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象文艺网
百象文艺网

借古开今、推陈出新——读王阔海新汉画艺术体会(二)

时间:2020-06-25 17:01:05来源:百象文艺网作者:王嘉超

文人画十分重视以诗入画,古希腊诗人西摩尼德说:“画为不语诗,诗是能言画。”宋人张舜民也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苏东坡有“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与画的结合是传统文人画的基本要素,也是文人画家对中华民族艺术史的巨大贡献,已经成为中华民族艺术重要的传统特色,在世界艺术中独树一帜。这正成为王阔海先生在创作新汉画时所必须的遵循的不二法门。以诗情生画境,画境随诗情而生动,诗是文人画的灵魂,诗的灵性可以引领画家触景生情,再由情生意,以意构思章法用笔用墨等等方面皆深深浸入诗情的意境中,即“心有所忆谓之意。”(黄帝内经语)这种“意”的产生是画家的诗情、诗才、诗心的养育而成,画家以诗人之心观物,这物便被诗意化了,诗意化的物象已升华为超越客观物象之表象,而上升为一种传情达意的生命载体,这一切过程均以诗人之心统领着整个过程。也正是文人画所强调诗与绘画的重要性,几十年来王先生始终以诗人之心观物,每每触景均有妙句酿成,特别是他平素为人处世、治学修为的过程中均有大量的诗词作品伴随。特别是在探索新汉画的过程中,总是以诗情哲理运思构图。其中他的《古汉画石刻礼赞》长诗最为精妙,洋洋洒洒气势恢宏,意味隽永,将汉画像石的精要俯仰拾得,心游太玄,纵横往还,豁然贯通,尽显古汉画之神采,其中境界耐人寻味。遍览王先生的诗词作品,其中不乏佳句珠联,妙不胜收,如“大汉精神出大化,云烟满纸动灵犀。”“狂飙破格迷天野,巨眼搜新慕汗青。”“贯古通今涵六义,雄浑鸿懿索五经”等等。真可谓超以象外,得其环中,吟咏性情,华章天成、慧心偶得、天俯风动、象外之象、意外之意、耐人思、耐人品、耐人悟。王先生有云:“坚持诗画同律、书画同源、坚持用笔规律,重书卷气,重笔墨诗序语言的意境营造,坚持中国文人画的诗书画印四者并修的致学规律是我探索新汉画的四原则。”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王先生对于诗词在新汉画中的重要位置。下面我们在来看看王先生是如何在新汉画中实现“书画同源”的,他在创作新汉画过程中始终坚持写意绘画的书写性用笔,特别是他需要从书法中体悟出用笔用墨的韵律和节奏,还有书论中所强调的风骨、意匠、情调、品次等等注入新汉画的创作实践中。纵观王先生对书法的全面修炼,可以看出他是亲历了王国维关于诗的三个境界,即从“望断天涯路”到“为伊消得人憔悴”最终达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最高境界。在他研习书法的过程中,他上溯古籀、下追明清、广积博收、厚积薄发,在书体方面从甲骨文、金文大篆、汉隶、汉简、章草、楷书、行书、大草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形成了属于自己悠然淡远,平和浑穆、迥异流俗的书卷之气象的总体风格。他在甲骨文篆隶方面着力尤甚,他的用笔如锥划沙,铁划银钩,力透纸背,形成了古朴俊逸、浑穆高古之气象。做到了在传统中求变化,在变化中见传统的书法创作原则。我十分欣赏他笔下的行草书、任性情逍遥挥洒,使转得法,张弛有度,时作龙腾蛇奔,虎啸熊吟,时作云行水绕溪流涓涓,时作云崩石裂雷声滚滚。妙在灵犀,妙在天籁,妙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真正体现出了易学“万物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的核心,以及老庄的阴阳互易的宇宙哲学。如他所说在书写的过程中“心松才得手松,手松则自由出。”只有心松和手松才能充分体现出无为而无不为的散淡自由精神汇于毫端。如美学家付景生评论王先生其书法“有先秦英气、汉魏风骨,晋唐气象,宋元格调,明清趣味。”付先生评论中肯,一言蔽之。


五、新汉画的启示



王阔海先生历时三十多年苦心经营,终于实现了将古汉画像石艺术到新汉画转换,又将新汉画与文人画写意笔墨艺术语言的转换,它给我们的启示正如朱熹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们试想一下,两汉古画像石艺术遗存,经过王先生刻苦探索而能穿越时空从先秦走来,转换为今天当代人进行艺术创作的参照,并能形成一种具有当代艺术审美特征的绘画形式,成为为时代塑魂,为时代立传的载体。这种转换过程正是雄辩的证明了王先生新汉画给我们的启示:

(一)、凡是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的各个不同时代的文化遗存,绝对不是只能摆在博物馆供人参观瞻仰的文物,它们都是饱含着各个不同时代的文化基因,这种文化基因一但被唤醒它必然会“当春乃发生”而成长为充满深厚文化精神的参天大树。具体点讲,凡是属于我中华民族祖先所创造那些无法计数的饱含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各个不同时期的历史遗存,如彩陶、甲骨、岩画、青铜、三彩、陶俑、古建等,皆可以成为我们今天艺术家攀登艺术巅峰的阶梯;皆可以成为我们今天开创艺术新纪元的崇高起点;皆可以成为我们今天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最好参照系。又可以成为那些数典忘祖,自毁家庙的洋奴的一部教科书,还可以成为那些食古不化者的一剂良药。我们对传统文化抱以敬畏之心,绝对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也不是保守派。我们认为古代文化遗存中有精华亦有糟粕,必须以历史唯物主义史观来正确的分析事物多重性,是需要我们在艺术创作的实践中给予正确区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二)、从近现代中国美术史来看,二十世纪上半叶,由于清王朝退出历史舞台,随之皇家审美体系的终结,蔡元培推行的西方艺术教育模式,陈独秀的“美术革命”还有“文化梳理论”、“罪为文人画论”、“中西融合论”还有后来的各种思潮运动等,先后百年的中国画四次大争论,其中的进步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其中的负面影响也是根深蒂固的,可以说四次大争论无以例外矛头直指文人画,从此以后文人画成为众矢之地,使得很多文人画家生不逢时,使得几千年形成的文人画这一艺术结晶被批判,被打击与谩骂。从“无可奈何花落去”到“漏船载酒泛中流”的窘境,不能不使我们扼腕叹息!然而,王先生新汉画的诞生又一次证明了对于传统文化遗存,敢于充分的利用,并挖掘出其中内在的深厚文化学内容,就能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就能焕发出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如孔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我想,只要国人的血液中还遗存着祖先文化基因;只要国人的生命中还存留着先祖的原始基因;只要国人的生活中还信守着儒释道传统基因;只要国人还在使用汉字的记忆基因,文人画就不会消亡。因为它是中国绘画艺术真、善、美的最高表现形式,因为它是具有开放性,自由性,发展性,它会随着时代进步而不断地吐故纳新,不断自我进化,必然会永葆青春活力,大木常青。这就是王先生新汉画给我们的两点重要启示。


六、新汉画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下面我们再分析一下新汉画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我首先要列举两位近代美术的巨擘,即潘天寿和齐白石,他俩人都是复兴文人的大师巨匠。他们是近代美术史最有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的代表人物,潘天寿学术价值在于,以他“一味霸悍”的美学追求,以折铁屈金的方笔铁线,彻底改变了在他之前的孱弱低迷的绘画风气,给当时的画坛吹进一股“强其骨”的时代新风,开始了中国画的新纪元,成为改写当代美术史的画家兼教育家,是建国以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代宗师。另一位齐白石先生,他老人家的学术价值在于,他从一介布衣,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成长为一名具有诗,书、画、印四绝的文人画家,从传统笔墨中独立出自己“齐家样”,从生活提炼出旧文人画家不耻的素材,扩大了文人画的表现领域,将传统文人从书斋中解放出来,走向民间,走向现实生活,用他独创大红大黑的强烈色彩对比,为文人画的复兴添上一抹亮丽的曙光,而成为引领文人画走向现代的旗手。那么,我们再来看看王阔海先生新汉画的学术价值,他的学术价值反映在他能将传统笔墨技巧与古汉画像石艺术的转换方面,是“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典范,将古代文化遗存转化为具有时代特征的探索者,从而为中国美术史贡献出了一种全新绘画技法,一种特殊的没骨法绘画符号,他又将这种特殊的绘画技法和艺术符号与文人画的四绝要素相结合,在漫长的艺术探索实践中将自己的人品、学问、才情、思想臻于完善。使其绘画作品达到了立论精微,学养醇厚,人品纯正,意匠高华之境界。为新时代文人画发展探索出一条新途径,为丰富中国人物表现技法绘画增添一种新技法和表现形式,为复兴文人画探索出一条具有深远意义的艺术创作之路。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自觉将自己畅怀抒情的文人情结与家天下的大情怀相融合,使他新汉画成为为民族谋复兴立传,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鼓与呼,充分地展现了一个时代艺术家的使命与担当,这就是新汉画所具有学术价值。

我想在我还没有谈及新汉画的现实意义时,我想先请诸位共同重温韩国艺术理论家金兑庭先生对于中国画坛现状所提出的忠告,他说:“中国美术最重要的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更不是其他什么画,而是文人画,文人墨客画是中国艺术的灵魂所在,中国哲学的不可言传的思想与精神,统统反应在文人画的笔墨境界里。”金先生言辞凿凿,一语道破天机,直指近代中国画坛时弊。我们再来听听潘天寿先生怎么说“一民族之艺术,即为一民族精神之结晶,故振兴民族艺术,与振兴民族精神有密切关系。”国之大师的谆谆教导,说出一个被当下美术界人为废弃的一个极其严肃的学术话题。特别是当下风靡主流画家的“只要形式,不要内容”的一些外来异域洗脑式的观念,将仅有的一点点文人画的星星之火也被人为扑灭了,文人画家遭此不公正的待遇。于是乎,偌大的一个国展中传统写意画几乎绝迹,而被大一统的描、摹、抠、擦等简单的制作工艺画所代替,严格的传统技法的绘画,被那些自命“创新”的 “大作”所代替,展厅四壁高悬的是那些又密又大而无血无肉更无灵魂可言的作品所代替。更有甚者,五千多年的画史画论被某些衔着洋人瘦骨头的歪嘴和尚给支解的体无完肤,洋人的一句“不科学”、“没有透视感”几乎使得自唐以来,几千年形成的精英文化与国粹艺术的文人画如中国中医一样被人为的否定了。俯察当下画坛数以万计的空前繁荣的中国画界,真正能称的上文人画家不过三五人,这是多么可怕而又十分残酷的存在呀!

王先生深知现实国画界的危机,他继齐白石、潘天寿、李若禅之后又一次攀起复兴文人画这面千疮百孔的幢幡。他复兴文人画的理念,是从古代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中汲取了无限的能量,借助于新汉画的雄强气魄,高扬着汉刘邦的“大风起兮云风扬,威加海内兮守四方”的泱泱大国的精神气质,以再塑我中华文化大气磅礴气象为宗旨,以复兴我中华艺术雄视古今独步天下的特质为己任。实现了他“坚守民族文化之根,传承民族传统之脉,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之精神。”的承诺,打破二十世纪以来由水墨加西洋素描造型的思维模式。“新汉画艺术不仅对中国画传统是个突破,对现代美术也是一个突破”刘曦林先生如是说。这正是新汉画的现实意义之所在。为了真正将新汉画现实意义和创作高度推广开来,他无论是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还是在中央国家机关美协内部学术研讨,还是在平时各种艺术论坛上,他都大力倡导“当代国画家需要补课”的学说和学术教育理念。他认为:其一、要补上多年来被忽视的个人修为的国 学课和文史哲知识课;其二、要补上缺失的书法基本功训练课。只有这两个方面同时提升,才能真正改变当前中国画苍白空洞的形式主义,改变流行于国画界重描摹的制作之风,真正提高中国画的创作质量,回归中国文人写意画的尚意重境的特质;重返中国画的文气与书卷气,回归中国画书法用笔的书写特性;回归中国画的精英文化和国粹艺术的神圣地。

这是因为科学具有双刃剑和历史发展的双重原因;其一是我们近百年来经历了钢笔字代替毛笔书、电脑代替钢笔字的历史发展过程,这却使得我们离书画同源的本源越来越远。其二是近百年来我们提倡白话文和作散文诗,特别是受文革文化大断代的影响,我们把文言文和讲平仄讲挌律的诗词歌赋丢掉了,当代人读古文若读天书,作诗大多是顺口溜,这是个普遍的文化存在现象。其三是自照像技术与油画传来,把国人的审美观弄颠倒了,看画不是论笔墨高低书卷气如何,而是单纯看像不像,细不细,写实不写实了。大多人评价画都是大呼:“这画画的真象,跟印得一样!”而宋苏东坡早有言"看画论形似,见与儿童邻。”可见与儿童为邻之见者众矣。其四是近百年来在提倡向西方油画学习的同时,我们把文人画写意精神丢掉了,有的把国画画到油画那去了,把写意笔墨变成了抠素描......君不见全国大展皆是结合油画效果的工笔重彩绘画吗?此类画不用题诗不用题字全封闭式构图,落穷款盖个章足矣。这一切足以说明上个世纪一百多年我们向西方学习学过了头!现在到了切实落实习主席提出的文化自信的关健时刻!只有传统文化回归,真正读懂弄通老袓宗给我们畄下的文化精华,才能做到文化自信,要读懂弄通就要补传统文化课,要回归文人画的写意精神就要补好书法基本功训练课! 

王阔海先生正是站在历史发展的时代的高度,实事求是地来替当代画家进行自省自悟的。几十年来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读书不畏难,攻书不畏艰。功夫不负有心人,长此日往,日积月累王阔海先生能作一首首讲平仄合格律的古体诗,能写甲骨、大篆、楷、行、草各种书体且达到真正的书家高度,新近将由人民美术出版社付梓出版的"王阔海诗、书、画三卷一合装的大红袍一书就是佐证。王阔海先生正是以这种严谨治学的态度和切实的学养修为来提高新汉画的创作品位,也是新汉画现实意义的扩展与延伸,也是一位具有忧患意识的思想者,在人们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时,提醒我们将要面临的危机。我认为这种提醒不仅仅是推动中国画的发展与进步具有现实意义,同时也具有不可低估的历史意义。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提出的要求,他说:“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只有坚持艺术创作紧密与时代,民族、社会现实相结合,才是中国艺术发展的正确方向,才是民族文化复兴的必由之路。

更值得庆幸的是王阔海先生所独创的新汉画水墨技法于2018年获国家发明专利权,这是从国家层面对王阔海先生的新汉画创新给予了高度认可并享有知产权保护,成为自建国以来中国画技法获国家发明专利权第一人。在这里我再一次祝愿王阔海先生和新汉画乘借着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继续实现着自己文化使命和责任担当。坚持艺术为人民服务,为民族谋复兴。以上所言,仅是我一家之见,水平所限,远未谈深谈透。诸君若有疑义,那就请您到王先生新汉画长廊中作一番卧游吧。我想,用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作为结束语,“历史自有公论”!         

            姜也

  于二0二0年三月禁足防疫期间

中央国家机关美协主席、本院院长王阔海近照

王阔海、中国新汉画水墨艺术创始人。1952年出生于山东招远市,1970年入伍,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系,现为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中央电视台大型高端人物访谈“影响力时代”栏目艺术顾问,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汉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清华、人大、荣宝斋画院高级研究生导师。2018年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国家发明专利权证书,成为建国以后中国画技法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第一人。



责任编辑王嘉超
标签新闻纵横    
0
文艺头条

借古开今、推陈出新——读王阔海新汉画艺术体会(二)

时间:2020-06-25 17:01:05

来源:百象文艺网

作者:王嘉超

文人画十分重视以诗入画,古希腊诗人西摩尼德说:“画为不语诗,诗是能言画。”宋人张舜民也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苏东坡有“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与画的结合是传统文人画的基本要素,也是文人画家对中华民族艺术史的巨大贡献,已经成为中华民族艺术重要的传统特色,在世界艺术中独树一帜。这正成为王阔海先生在创作新汉画时所必须的遵循的不二法门。以诗情生画境,画境随诗情而生动,诗是文人画的灵魂,诗的灵性可以引领画家触景生情,再由情生意,以意构思章法用笔用墨等等方面皆深深浸入诗情的意境中,即“心有所忆谓之意。”(黄帝内经语)这种“意”的产生是画家的诗情、诗才、诗心的养育而成,画家以诗人之心观物,这物便被诗意化了,诗意化的物象已升华为超越客观物象之表象,而上升为一种传情达意的生命载体,这一切过程均以诗人之心统领着整个过程。也正是文人画所强调诗与绘画的重要性,几十年来王先生始终以诗人之心观物,每每触景均有妙句酿成,特别是他平素为人处世、治学修为的过程中均有大量的诗词作品伴随。特别是在探索新汉画的过程中,总是以诗情哲理运思构图。其中他的《古汉画石刻礼赞》长诗最为精妙,洋洋洒洒气势恢宏,意味隽永,将汉画像石的精要俯仰拾得,心游太玄,纵横往还,豁然贯通,尽显古汉画之神采,其中境界耐人寻味。遍览王先生的诗词作品,其中不乏佳句珠联,妙不胜收,如“大汉精神出大化,云烟满纸动灵犀。”“狂飙破格迷天野,巨眼搜新慕汗青。”“贯古通今涵六义,雄浑鸿懿索五经”等等。真可谓超以象外,得其环中,吟咏性情,华章天成、慧心偶得、天俯风动、象外之象、意外之意、耐人思、耐人品、耐人悟。王先生有云:“坚持诗画同律、书画同源、坚持用笔规律,重书卷气,重笔墨诗序语言的意境营造,坚持中国文人画的诗书画印四者并修的致学规律是我探索新汉画的四原则。”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王先生对于诗词在新汉画中的重要位置。下面我们在来看看王先生是如何在新汉画中实现“书画同源”的,他在创作新汉画过程中始终坚持写意绘画的书写性用笔,特别是他需要从书法中体悟出用笔用墨的韵律和节奏,还有书论中所强调的风骨、意匠、情调、品次等等注入新汉画的创作实践中。纵观王先生对书法的全面修炼,可以看出他是亲历了王国维关于诗的三个境界,即从“望断天涯路”到“为伊消得人憔悴”最终达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最高境界。在他研习书法的过程中,他上溯古籀、下追明清、广积博收、厚积薄发,在书体方面从甲骨文、金文大篆、汉隶、汉简、章草、楷书、行书、大草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形成了属于自己悠然淡远,平和浑穆、迥异流俗的书卷之气象的总体风格。他在甲骨文篆隶方面着力尤甚,他的用笔如锥划沙,铁划银钩,力透纸背,形成了古朴俊逸、浑穆高古之气象。做到了在传统中求变化,在变化中见传统的书法创作原则。我十分欣赏他笔下的行草书、任性情逍遥挥洒,使转得法,张弛有度,时作龙腾蛇奔,虎啸熊吟,时作云行水绕溪流涓涓,时作云崩石裂雷声滚滚。妙在灵犀,妙在天籁,妙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真正体现出了易学“万物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的核心,以及老庄的阴阳互易的宇宙哲学。如他所说在书写的过程中“心松才得手松,手松则自由出。”只有心松和手松才能充分体现出无为而无不为的散淡自由精神汇于毫端。如美学家付景生评论王先生其书法“有先秦英气、汉魏风骨,晋唐气象,宋元格调,明清趣味。”付先生评论中肯,一言蔽之。


五、新汉画的启示



王阔海先生历时三十多年苦心经营,终于实现了将古汉画像石艺术到新汉画转换,又将新汉画与文人画写意笔墨艺术语言的转换,它给我们的启示正如朱熹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们试想一下,两汉古画像石艺术遗存,经过王先生刻苦探索而能穿越时空从先秦走来,转换为今天当代人进行艺术创作的参照,并能形成一种具有当代艺术审美特征的绘画形式,成为为时代塑魂,为时代立传的载体。这种转换过程正是雄辩的证明了王先生新汉画给我们的启示:

(一)、凡是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的各个不同时代的文化遗存,绝对不是只能摆在博物馆供人参观瞻仰的文物,它们都是饱含着各个不同时代的文化基因,这种文化基因一但被唤醒它必然会“当春乃发生”而成长为充满深厚文化精神的参天大树。具体点讲,凡是属于我中华民族祖先所创造那些无法计数的饱含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各个不同时期的历史遗存,如彩陶、甲骨、岩画、青铜、三彩、陶俑、古建等,皆可以成为我们今天艺术家攀登艺术巅峰的阶梯;皆可以成为我们今天开创艺术新纪元的崇高起点;皆可以成为我们今天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最好参照系。又可以成为那些数典忘祖,自毁家庙的洋奴的一部教科书,还可以成为那些食古不化者的一剂良药。我们对传统文化抱以敬畏之心,绝对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也不是保守派。我们认为古代文化遗存中有精华亦有糟粕,必须以历史唯物主义史观来正确的分析事物多重性,是需要我们在艺术创作的实践中给予正确区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二)、从近现代中国美术史来看,二十世纪上半叶,由于清王朝退出历史舞台,随之皇家审美体系的终结,蔡元培推行的西方艺术教育模式,陈独秀的“美术革命”还有“文化梳理论”、“罪为文人画论”、“中西融合论”还有后来的各种思潮运动等,先后百年的中国画四次大争论,其中的进步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其中的负面影响也是根深蒂固的,可以说四次大争论无以例外矛头直指文人画,从此以后文人画成为众矢之地,使得很多文人画家生不逢时,使得几千年形成的文人画这一艺术结晶被批判,被打击与谩骂。从“无可奈何花落去”到“漏船载酒泛中流”的窘境,不能不使我们扼腕叹息!然而,王先生新汉画的诞生又一次证明了对于传统文化遗存,敢于充分的利用,并挖掘出其中内在的深厚文化学内容,就能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就能焕发出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如孔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我想,只要国人的血液中还遗存着祖先文化基因;只要国人的生命中还存留着先祖的原始基因;只要国人的生活中还信守着儒释道传统基因;只要国人还在使用汉字的记忆基因,文人画就不会消亡。因为它是中国绘画艺术真、善、美的最高表现形式,因为它是具有开放性,自由性,发展性,它会随着时代进步而不断地吐故纳新,不断自我进化,必然会永葆青春活力,大木常青。这就是王先生新汉画给我们的两点重要启示。


六、新汉画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下面我们再分析一下新汉画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我首先要列举两位近代美术的巨擘,即潘天寿和齐白石,他俩人都是复兴文人的大师巨匠。他们是近代美术史最有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的代表人物,潘天寿学术价值在于,以他“一味霸悍”的美学追求,以折铁屈金的方笔铁线,彻底改变了在他之前的孱弱低迷的绘画风气,给当时的画坛吹进一股“强其骨”的时代新风,开始了中国画的新纪元,成为改写当代美术史的画家兼教育家,是建国以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代宗师。另一位齐白石先生,他老人家的学术价值在于,他从一介布衣,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成长为一名具有诗,书、画、印四绝的文人画家,从传统笔墨中独立出自己“齐家样”,从生活提炼出旧文人画家不耻的素材,扩大了文人画的表现领域,将传统文人从书斋中解放出来,走向民间,走向现实生活,用他独创大红大黑的强烈色彩对比,为文人画的复兴添上一抹亮丽的曙光,而成为引领文人画走向现代的旗手。那么,我们再来看看王阔海先生新汉画的学术价值,他的学术价值反映在他能将传统笔墨技巧与古汉画像石艺术的转换方面,是“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典范,将古代文化遗存转化为具有时代特征的探索者,从而为中国美术史贡献出了一种全新绘画技法,一种特殊的没骨法绘画符号,他又将这种特殊的绘画技法和艺术符号与文人画的四绝要素相结合,在漫长的艺术探索实践中将自己的人品、学问、才情、思想臻于完善。使其绘画作品达到了立论精微,学养醇厚,人品纯正,意匠高华之境界。为新时代文人画发展探索出一条新途径,为丰富中国人物表现技法绘画增添一种新技法和表现形式,为复兴文人画探索出一条具有深远意义的艺术创作之路。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自觉将自己畅怀抒情的文人情结与家天下的大情怀相融合,使他新汉画成为为民族谋复兴立传,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鼓与呼,充分地展现了一个时代艺术家的使命与担当,这就是新汉画所具有学术价值。

我想在我还没有谈及新汉画的现实意义时,我想先请诸位共同重温韩国艺术理论家金兑庭先生对于中国画坛现状所提出的忠告,他说:“中国美术最重要的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更不是其他什么画,而是文人画,文人墨客画是中国艺术的灵魂所在,中国哲学的不可言传的思想与精神,统统反应在文人画的笔墨境界里。”金先生言辞凿凿,一语道破天机,直指近代中国画坛时弊。我们再来听听潘天寿先生怎么说“一民族之艺术,即为一民族精神之结晶,故振兴民族艺术,与振兴民族精神有密切关系。”国之大师的谆谆教导,说出一个被当下美术界人为废弃的一个极其严肃的学术话题。特别是当下风靡主流画家的“只要形式,不要内容”的一些外来异域洗脑式的观念,将仅有的一点点文人画的星星之火也被人为扑灭了,文人画家遭此不公正的待遇。于是乎,偌大的一个国展中传统写意画几乎绝迹,而被大一统的描、摹、抠、擦等简单的制作工艺画所代替,严格的传统技法的绘画,被那些自命“创新”的 “大作”所代替,展厅四壁高悬的是那些又密又大而无血无肉更无灵魂可言的作品所代替。更有甚者,五千多年的画史画论被某些衔着洋人瘦骨头的歪嘴和尚给支解的体无完肤,洋人的一句“不科学”、“没有透视感”几乎使得自唐以来,几千年形成的精英文化与国粹艺术的文人画如中国中医一样被人为的否定了。俯察当下画坛数以万计的空前繁荣的中国画界,真正能称的上文人画家不过三五人,这是多么可怕而又十分残酷的存在呀!

王先生深知现实国画界的危机,他继齐白石、潘天寿、李若禅之后又一次攀起复兴文人画这面千疮百孔的幢幡。他复兴文人画的理念,是从古代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中汲取了无限的能量,借助于新汉画的雄强气魄,高扬着汉刘邦的“大风起兮云风扬,威加海内兮守四方”的泱泱大国的精神气质,以再塑我中华文化大气磅礴气象为宗旨,以复兴我中华艺术雄视古今独步天下的特质为己任。实现了他“坚守民族文化之根,传承民族传统之脉,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之精神。”的承诺,打破二十世纪以来由水墨加西洋素描造型的思维模式。“新汉画艺术不仅对中国画传统是个突破,对现代美术也是一个突破”刘曦林先生如是说。这正是新汉画的现实意义之所在。为了真正将新汉画现实意义和创作高度推广开来,他无论是在清华美院高研班授课,还是在中央国家机关美协内部学术研讨,还是在平时各种艺术论坛上,他都大力倡导“当代国画家需要补课”的学说和学术教育理念。他认为:其一、要补上多年来被忽视的个人修为的国 学课和文史哲知识课;其二、要补上缺失的书法基本功训练课。只有这两个方面同时提升,才能真正改变当前中国画苍白空洞的形式主义,改变流行于国画界重描摹的制作之风,真正提高中国画的创作质量,回归中国文人写意画的尚意重境的特质;重返中国画的文气与书卷气,回归中国画书法用笔的书写特性;回归中国画的精英文化和国粹艺术的神圣地。

这是因为科学具有双刃剑和历史发展的双重原因;其一是我们近百年来经历了钢笔字代替毛笔书、电脑代替钢笔字的历史发展过程,这却使得我们离书画同源的本源越来越远。其二是近百年来我们提倡白话文和作散文诗,特别是受文革文化大断代的影响,我们把文言文和讲平仄讲挌律的诗词歌赋丢掉了,当代人读古文若读天书,作诗大多是顺口溜,这是个普遍的文化存在现象。其三是自照像技术与油画传来,把国人的审美观弄颠倒了,看画不是论笔墨高低书卷气如何,而是单纯看像不像,细不细,写实不写实了。大多人评价画都是大呼:“这画画的真象,跟印得一样!”而宋苏东坡早有言"看画论形似,见与儿童邻。”可见与儿童为邻之见者众矣。其四是近百年来在提倡向西方油画学习的同时,我们把文人画写意精神丢掉了,有的把国画画到油画那去了,把写意笔墨变成了抠素描......君不见全国大展皆是结合油画效果的工笔重彩绘画吗?此类画不用题诗不用题字全封闭式构图,落穷款盖个章足矣。这一切足以说明上个世纪一百多年我们向西方学习学过了头!现在到了切实落实习主席提出的文化自信的关健时刻!只有传统文化回归,真正读懂弄通老袓宗给我们畄下的文化精华,才能做到文化自信,要读懂弄通就要补传统文化课,要回归文人画的写意精神就要补好书法基本功训练课! 

王阔海先生正是站在历史发展的时代的高度,实事求是地来替当代画家进行自省自悟的。几十年来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读书不畏难,攻书不畏艰。功夫不负有心人,长此日往,日积月累王阔海先生能作一首首讲平仄合格律的古体诗,能写甲骨、大篆、楷、行、草各种书体且达到真正的书家高度,新近将由人民美术出版社付梓出版的"王阔海诗、书、画三卷一合装的大红袍一书就是佐证。王阔海先生正是以这种严谨治学的态度和切实的学养修为来提高新汉画的创作品位,也是新汉画现实意义的扩展与延伸,也是一位具有忧患意识的思想者,在人们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时,提醒我们将要面临的危机。我认为这种提醒不仅仅是推动中国画的发展与进步具有现实意义,同时也具有不可低估的历史意义。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提出的要求,他说:“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只有坚持艺术创作紧密与时代,民族、社会现实相结合,才是中国艺术发展的正确方向,才是民族文化复兴的必由之路。

更值得庆幸的是王阔海先生所独创的新汉画水墨技法于2018年获国家发明专利权,这是从国家层面对王阔海先生的新汉画创新给予了高度认可并享有知产权保护,成为自建国以来中国画技法获国家发明专利权第一人。在这里我再一次祝愿王阔海先生和新汉画乘借着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继续实现着自己文化使命和责任担当。坚持艺术为人民服务,为民族谋复兴。以上所言,仅是我一家之见,水平所限,远未谈深谈透。诸君若有疑义,那就请您到王先生新汉画长廊中作一番卧游吧。我想,用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作为结束语,“历史自有公论”!         

            姜也

  于二0二0年三月禁足防疫期间

中央国家机关美协主席、本院院长王阔海近照

王阔海、中国新汉画水墨艺术创始人。1952年出生于山东招远市,1970年入伍,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系,现为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中央电视台大型高端人物访谈“影响力时代”栏目艺术顾问,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汉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清华、人大、荣宝斋画院高级研究生导师。2018年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国家发明专利权证书,成为建国以后中国画技法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第一人。



责任编辑:王嘉超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百象之家|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会员登录|会员之家|
主办:北京百象文化艺术院 版权所有:北京百象文化艺术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百象文艺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京ICP备19058682号
版权所有:《百象文艺网》